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当所有的过往都慢慢沉淀,心里还有没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净土? 欢迎光临绿竹的博客

 
 
 

日志

 
 

引用 『若雪散文』妈妈的槐花宴   

2013-05-08 21:3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的槐花宴
  
               文/素笺若雪
  
  
『若雪散文』妈妈的槐花宴 - 素笺若雪 - 玉溆荷风
    马上又是母亲节了,给妈妈送什么礼物呢?这个问题,每年都令我煞费心思。
  问妈妈,她总说不要礼物,甚至过不过都行。问烦了,就扔过来两个字:随便。随便?这可难住了我。
  衣服、鞋子、首饰?康乃馨、泡脚盆、理疗仪?还是陪妈妈到郊外散心?或者去酒店吃顿饭?……每年都大抵如此,毫无新意。
  今年的礼物,总要别致一些,哄得妈妈开心才好。冥思苦想了好几天,还是没有找到令人满意的方案。
  
  前几日,陪妈妈去植物园看牡丹,还未下车,甜甜的槐花香就飘了过来。植物园门口,高大的槐树雁翅般向大门两旁一字排开,碎碎的白花开的正茂,清甜沁衣。
  在槐花的甜香里,妈妈絮絮地说起她的少女时代,说起那时吃过的槐花宴。妈妈说着说着,停了下来,仰头看着高高的槐树,叹息一声:多少年没做了……妈妈没有再说下去,可是我看见了,她眼中蕴含的思念和惆怅。
  
  妈妈的槐花宴?
  似有灵犀一点,我忽然间知道今年的母亲节要给妈妈送什么礼物了。
    记得早些年的时候,每到槐花飘香的五月,妈妈都会用一双巧手,将洁白的槐花变成各种美食。岁月流逝,妈妈一年年老去,身体也每况愈下,家里的餐桌上,很多年没有槐花的清香了。
  
  我一边搀着妈妈漫步,一边旁敲侧击,闲闲地聊着老家的槐树和槐花,以至于忽略了园中牡丹的丽影,计划中的拍照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回到家,悄悄电话舅妈、姑姑等长辈;又到邻居的老人家那儿虚心讨教;最后一招,是应用现代科技的力量,在网上搜罗槐花的各种做法。
  
  把搜集到的信息梳理成文字,细心制定出一份槐花宴的菜谱,计有:蒸槐花、炸槐花(槐花面鱼)、槐花炒鸡蛋、煎槐花饼、槐花小豆腐、槐花糕、槐花饺子和槐花粥。有菜有饭有汤,低脂低糖低盐,清热解毒润肺,至此,槐花宴的前期准备工作顺利完成,下面,就要付与实践了。心中着实有些忐忑,这些看起来不错的文字,能在我手中变成一盘盘美味佳肴吗?
  
  每天晚饭后,我就躲在厨房里,紧闭房门,“鬼鬼祟祟”地开始了实验。
  最初,槐花不是没做熟,就是做糊了;不是咸了,就是淡了;或者食材比例不对,火候没掌握好。总之,做出来的槐花菜与想象中大相径庭。好吧,好吧,倒掉再来。一轮轮实验的结果,是食材浪费不少,人也长胖两斤——不断试吃的恶果,可厨艺也渐入佳境,从无法下咽,到可以勉强入口,再到自我感觉甚佳。
  
  本想在母亲节那天在一显身手,可有技在身,不显摆一下实在不甘心。
  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心里蠢蠢欲动的炫技小怪兽,甭管到没到母亲节了,索性提前预演练一下。
  
  周末,泡在厨房一下午,到晚饭时,终于折腾出一桌清香扑鼻的槐花宴。
  换下厨房围裙,摆好青瓷碗、湘竹筷,我推开餐厅的门,冲卧房来了响亮亮的一嗓子:“老同志,开饭啦……”
  “来喽……”随着答声,妈妈趿着拖鞋慢悠悠地进了餐厅,边走边问:“今儿做什么好吃的,这么高兴?”
  挡在餐桌前的我倏地一闪身:“首长,请看——槐、花、宴!”
  
  妈妈停了脚步,脸上的笑也凝住了,她转头看看餐桌,又看看我,眼里似乎蒙上了一层水雾。
  过了好一会,又好像没多久,妈妈回过神来,笑眯眯地说:“丫头,这几天晚上,在厨房就忙乎这个呢是吧?”
  我把妈妈摁在座位上,“您尝尝,先说好了啊,不好吃也得说好吃,要不您闺女我是会哭滴。”我赶快趁机耍耍赖,撒撒娇,其实心里紧张得很,唯恐妈妈说味道不对。
  
  妈妈夹了一条槐花面鱼放到嘴里,没嚼几下就皱起眉。
  “怎么,不,不好吃吗??”弄巧成拙了,这可怎么好?一丝失落从心中弥散开来。
  看我撅着嘴的怪样子,妈妈忍俊不禁地笑起来:“傻丫头,逗你呢,好吃,好吃,香香脆脆的,还有一股槐花的清甜,味道蛮不错的。”
  “哦……那,再尝尝别的……”我把每一样菜都夹过去一些,又给妈妈盛上一碗槐花粥,淡青的瓷碗映着雪白的花粥,倒像一件艺术品,令人不忍下箸。
  妈妈细细品味着,良久,轻轻点了点头:“是呢,是槐花宴的味道。”她的眼光似乎看出去好远,好远。
        我细细观察妈妈的表情,还是有些不放心,怕妈妈在我的“威胁”下随口说好,就追着问:“老同志,真的假的呢您,甭忽悠人啊,您闺女可是会当真的。如果您面子上过不去就说好吃,那以后我可就见天儿做,看您烦不烦。”
『若雪散文』妈妈的槐花宴 - 素笺若雪 - 玉溆荷风
  妈妈笑起来,用手指着我:“好好好,丫头,你自己个儿说的啊,天天做槐花宴,可别嘴上功夫,行动要落到实处。”
  看着妈妈开心的样子,心里石头总算是落了地,又开始耍起贫嘴来:“味道相当凑合不是?那就奖励一下,闻闻,您闻闻,您闺女这一身的油烟味,还多出来两斤肥肉呢,唉!”
  妈妈斜了我一眼,不紧不慢地夹起一个饺子,慢条斯理地说:“邀功呢?好吧,给个奖励,嗯,奖励什么呢?就奖励饭后洗碗吧。”
  看着妈妈孩子似的笑容,这实在不想要的奖励,我还是乖乖“笑纳”了吧。

    这桌槐花宴也许真的是妈妈的味道,也许,并不那么好吃,但花一点心思,能换来妈妈孩童般的快乐,味道如何已经不再重要。

    老同志,祝您母亲节快乐,天天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