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当所有的过往都慢慢沉淀,心里还有没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净土? 欢迎光临绿竹的博客

 
 
 

日志

 
 

[原创]那年冬天  

2011-07-01 00:07:00|  分类: 童年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那年冬天 - 绿竹 -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这段时光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前几日的夜晚忽然想起,感觉满温馨,很有一种写出来的冲动,虽然一共才只有一周的时间,我还是想要慢慢回忆一下,尽量将脑海中那些零零碎碎的记忆残片梳理清晰,毕竟那是一段不容忽视的记忆

                             -----写在前面的话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我即将小学毕业的寒假,那个冬天雪很大。过完年以后,我随着到我家过年的老姨一家三口一同回到她家去串门,那是我第一次去老姨家,尽管我们一直住在同一个市。

 老姨家住的地方叫台青,并不是一个区,因为有一个大水泥厂,所以单独划出了一片自己的区域,整个区域都是水泥厂的职工,现在想想厂区并不大,只有山前斜坡上的数幢矮矮的平房,印象最深的是,一到傍晚整个小区便笼罩在一片氤氲之中,灰朦朦的,有种擦不掉洗不净的感觉。

 老姨家房屋的布局已记不大清楚了,记忆中只是很小,屋子里也没什么让人记忆深刻的高档家具或是电器。

(一)吃

 老姨家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弟弟小我三岁,矮矮胖胖的,长得墩实,方寸头,小眼睛,虎头虎脑儿的。

 弟弟的饭量很大,我们俩在一起时,我总会比着他的饭量来吃,尽管都是粗茶淡饭,毕竟跟母亲做的饭菜味道不同,很有新鲜感,所以,每一顿我都把自己撑得够戗,迟迟不肯放下筷子,感觉就象是一场悄无声息的竞赛,当哥哥的我是不可以输的,结果,虽然总共只有一周的时间,我还是胖了不少,具体多长出几斤肉,那时候各家中也没有秤,无法拿出数值来,但是,老姨把我送回家的时候,对我母亲说:“要是再在我家多住几天,我就要向你收粮票了”,虽然只是玩笑话,也可看出我的饭量的确不一般了。

 关于吃饭还有一件事要讲。

 老姨家住在半山坡,院子的木材垛上立着一个高高的铁丝网,网眼的大小跟眼睛差不多,问过才知道,这是捕鸟用的,夜晚时,鸟看不到网,飞过时会被网眼儿套住,挣扎不出来,就象捕鱼的鱼网一样,早上起床后就等着去取鸟吧,那时的鸟早已经被冻得全身僵硬一命归天了。当时,我就觉得这做法太过残忍,可是并没有说。更为残忍的是处理鸟的办法,这些鸟被取出鸟心,攒多了以后,就来会炒成一盘儿,一盘子的鸟心呀,那得需要多少只鸟啊。还记得那是一个很晚的夜,我都已经上床睡觉了,弟弟还没睡,老姨将鸟心炒好,姨夫说,把我叫起来一起吃吧,老姨没同意,结果都让弟弟一个人吃了,他们的谈话都被我听到,我只是当作没听到,接着睡觉了,当时,只是那种感觉不太好,并没有生气或是难过,也没想过将这件事记了这么多年,并且始终没对别人说起,几个月前,同父亲聊天,聊天小时候的事儿,无意中被提及到,父亲只是轻叹着气说:“咱们对别人从来没那个样子过”。是啊,这是老姨宠弟弟的方式,这种过分的宠爱总是适得其反,结果是弟弟在成年后不懂亲情,也不懂孝顺,已成为父亲的他,竟在吵架时向自己的父亲扔出暖水瓶,幸好,被外人挡住了,不然,难说会被烫成什么样子,唉,教育真是一个大问题呀。

 话题扯得太远,还要收回来。

(二)玩

 我很早就会玩麻将了,追根溯源是要感谢老姨家住的这几天。姨夫在家里经常到别人家里玩,赢或是输都是小钱(当然那时好象大家都只能赚小钱),我和弟弟会去看,站在一边静静观察,回到老姨家之后,我和弟弟就拿出麻将来练习,我们两个码牌掷骰子打牌,有模有样的演练,就这样开始了启蒙工作,吃呀碰呀和呀,慢慢地开始掌握了这些新鲜词汇,后来,竟玩得有点儿上瘾,欲罢不能。

 一同到山里玩也是件非常快乐的事。到山里的目的是拾木材或伐木材,再把木材拉回家当烧材,热坑取暖烧水煮饭。那个冬天的雪很大,山上山下都是白皑皑的一片,山中的那些树木象哨兵一样直挺挺地站着岗,山间的泉水已经被冻得结结实实失去了活力,整座山都是静悄悄的,很特别的一种安静,空旷,肃穆,超脱,那种安静在我长大以后离开家乡的日子里再也没有感受到过,仿佛它只属于那片冬天的山林。

 我跟在他们后面,做些可干可不干的零活儿,偶尔也要做点儿出力的事情吧,就是在那几天里,姨夫教我认识了山核桃树,它的树干上有一个又一个圆圆的猴脸,很生动,惟妙惟肖,看过之后永远也不会再忘记。

(三)打架

 弟弟那时挺淘气,经常会招惹到同伴,而这些同伴又都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所以,彼此有矛盾之后很容易被激化。有一次,事情发展到了最后不好收场,我这个当哥哥的当然要出头,义不容辞啊,结果是,我们叫出来那个仇家,当时讲了什么话都忘记了,不过,最后是以我抽了他两个耳光作为结局的,两个耳光没有实实在在地打在脸上,都被对方转脸躲开,基本可以说是碰到而已,他没还手,或者说没敢还手,大概是被我的这个从未谋面的人的气势吓到了吧,我印象深刻的是,在打完之后,我走回到家里时,心还在怦怦直跳,紧张很要命,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打架,那种感受想忘记都难啊。

 

 我搜遍了大脑,二十年前那短短一周的时间里,只给我留下了上述这点印象,好似有点可惜,但细细想来,从小到大有几个一周能给我留下这么多记忆呢?我要感谢那一周的生活,因为它让我在二十年后的某个夜晚慢慢回想,慢慢品味,这些都令我开心。

 现在,老姨一家都住在石家庄,弟弟做点儿小生意,也赚了一些钱,买了大房子,结婚生子,孩子都开始学走路了,老姨和姨夫在帮着带孩子。虽然一家人也会有些矛盾,但是,哪有几个家庭是完全和谐太平的呢?不如意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每个人都应该调整心态去接受它。

 今年过年的三十夜里,我们通了电话,弟弟的声音有些陌生,我们谈到彼此的生活,他说,他跟我不能比,自己买了房子,又给父母买房,我说,关键是心态要好,要懂得孝顺,简单地叮嘱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关掉电话的那一小段空白时间里,我的脑海中还是他小时候那个虎头虎脑的模样,而现在他是什么样子,我想,即使是在大街上面对面的遇到了,我也不会认出来的,已经有二十年没见过面了。

 唉,二十年,人生有几个二十年?!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