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当所有的过往都慢慢沉淀,心里还有没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净土? 欢迎光临绿竹的博客

 
 
 

日志

 
 

[原创]父亲的爱好  

2011-03-03 21:32:23|  分类: 亲情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父亲的爱好 - 绿竹 -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这是一篇很久以前就想写的文章,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时间,今天又是我值夜班,当黑夜拉下帷幕,思绪随之活跃起来,最先想到的就是这个题目。我想,从内心里来讲,我是想表达一下儿子对父亲的敬意吧!

                                     ----写在前面的话

 父亲跟文字打了一陪子的交道,算是个小知识分子吧,性格之中有清高的成分,不愿意因为什么事去低头求别人,当然,他也有清高的资本。

(一)书法

 书法是父亲的传统项目,从父亲小时候开始,他的硬笔书法就很好,并因书法而改变了生活的轨迹,这在我以前写《父亲的机遇》一文中具体写过,这里就不多讲了。

 父亲比较擅长行草和行书,隶书也不错,不过,我最喜欢他的行草,更爱看他写字,那是一种享受:持笔凝神,运笔有力,随意洒脱,气势磅礴,没有很深的功底是绝对达不到的,加之,父亲写字很讲究整体布局,所以,很多作品都很不错,这里说的不错,是我这个外行人评论的。

 当然,他的作品也得到了内行人的肯定。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参加了市里书法大赛,写了一个大大的繁体草书的“龙”字,并得了一等奖,家中的影集里还保留着父亲在展出时站在作品旁和同事合影的照片,后来,我在一位要好的初中同学家里玩的时候,在报纸上看到这幅作品,还有相关的文字记述,可惜,当时没有把它保存起来,后悔也已来不及了。

 父亲来厦门以后,闲来无事就参加了老年书画协会,在市里比赛的时候,得个优秀奖,拿着证书的时候,父亲很是感慨:“还是厦门卧虎藏龙呀,并且高干也多!”我想,那是父亲对这个优秀奖不满意吧,毕竟在以前没拿过这么差的成绩,同时,也对评奖的公平性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尽管如此,父亲的作品还是在市文化艺术中心的书画馆里展出了一段时间,这是父亲后来告诉我的,我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好拍几张照片留个纪念,但父亲显然是对这事没太放在心上,只是浅浅的提了几句。就在不久前,书画协会改选,父亲当上秘书长了,隔三差五的就要为会里的事情奔波操劳,虽然偶尔也埋怨没什么报酬这样跑来跑去的不值得,但显然,这是他喜欢的事,我也支持他去,毕竟在家里闲呆着更没意思。

 在父亲的影响下,我小时候也练过书法,只是学得太肤浅,也没用到功,所以,至今仍停留在初级刚入门的水平。记得上小学时也参加过学校的书法比赛,当时写的是“勤奋”两字,那两个字我足足练了一个下午,最后,在一大堆的勤奋里面选了一张,结果得了个一等奖,发的是什么奖品我早就忘了,后来被选到区里比赛,同各学校的一等奖得主同台竞技,我清晰地记得,写得最好的是一位与我年龄相近的很漂亮的女孩子,在那一群人当中,我的水平几乎是最差的了,写的是什么字已经忘记了,最后得了个优秀奖,也只能算是安慰奖吧,不过,我从中看到了我与其它人间的距离,自惭形秽之后,非但没激发我刻苦拼搏的斗志,反而熄灭了我对书法刚建立起来的一点点热情,从此也在书法的道路上竟一蹶不振,再也没有苦练过。

(二)音乐

 我一直都认为父亲在音乐方面是很有天赋的,从没有什么专业人士教过,可是很多的乐器竟都慢慢的学会了,而且还演奏得不错

 最早的最简单的乐器应该算是口琴吧,这也是他唯一教会我吹奏的乐器(如果它能算做乐器的话)。在退二线之后,在家里无聊,父亲买了二胡和葫芦丝,自学起来。由于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外上学,毕业后远远地跑到厦门工作,几年也没能回家一趟,所以,我听父亲演奏是在父亲到厦门以后,父亲当时吹了一首《情深意长》,很婉转动听,也听过几首二胡曲,除了几首流行歌曲外,难度比较大的有《二泉映月》、《赛马》等,都很有味道。大学时女友不学的吉它让我拿回了家里,父亲看到了,也练了起来,只可惜,这个“西洋”乐器父亲学不来,很长时间以后仍是在用单根琴弦简单地弹着,不懂合弦,又不想向别人学习,后来就做罢了。

 不久以前,我跟父亲聊天的时候无意提到说我喜欢交响乐,很多种乐器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很美妙,尤其喜欢小约翰·施特劳斯那首《蓝色的多瑙河》,闭上眼睛脑海中会浮现出很多温馨的画面,父亲说他喜欢民族乐器,而且要独奏,更为不同的是,我的喜欢只停留在欣赏层面,而父亲的喜欢是要自己来演奏的,这就是差距。

(三)绘画

 父亲上小学的时候,有几年住在大兴安岭,那里山连着山,苍松翠柏,风景如画,那时父亲用铅笔画了厚厚的几本风景,据父亲说那些画本后来被大伯家里的大哥拿走了,弄丢了,没有保存下来,很久以后提起这件事,父亲还很惋惜,我想父亲真正想看的其实并非是那些画,而是画中的那些曾经的风景和流逝的岁月吧。

 父亲画国画,主要是些山水,印象中没画过什么人物,但水平初级,没什么专研过,只是兴趣而已。记得初中搬家之前,在老家新春街住时,屋子一进门右手边的墙上挂着父亲画的一幅大大的迎客松,近景是一棵高大挺拔的松树,远景是山云,天上一轮红日,几只飞鸟,虽谈不上佳作,但毕竟是父亲作品,在家中起到了装饰作用,也表明父亲的好客。上初中的时候,一位省里的书画家来到市里交流,临行时画了一幅金鱼图赠予父亲,那幅画比手绢大不了多少,几条金鱼,几根水草,满生动的,我不知道父亲回赠了什么。

 我到厦门之后的某一年,父亲从老家邮寄过两幅自己画的山水画,一幅是鸟在枝头,花儿盛开,一幅是东北老家房前屋后的景物,看得出画得很仔细,很用心,但画笔有些拘紧死板,过于生硬,不如山水画看得顺。到厦门后,父亲喜欢到处逛一逛,各处的景点几乎都去过了,每次出门,都带着本和笔,把美好的景物画下来,回到家后再整理,如今,也已经快画了不薄的一本了。前些日子,和父亲一起欣赏父亲认为比较好的山水画,父亲指着画中的树说:你看这树,树叶茂盛,但树的各枝干都清清楚楚,这在实际看的时候是不可能的,所以说,国画是写意的,不是写实的。也许父亲说的时候并没在意,甚至有点儿自言自语,但对于我这个纯粹的外行而言,的确增长了不少见识,并让我印象深刻,我想,孟母三迁的原因也正缘于此吧,有时,人与人交往中那些潜移默化的影响会伴随甚至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四)做手工

 我这里说的手工是指剪纸、刻图章、做小家俱之类的木匠活儿等等。父亲很多的东西都喜欢自己动手来做,并付之以极大的热情,乐此不彼。

 父亲剪纸比较初级,只会剪喜字福字手拉手的小人等简单的文字或图案,在东北老家的时候,还用刻刀刻过挂旗(过年贴挂旗是满族的习俗,满族分“红、黄、蓝、白”四旗人,春节时,红旗人在门上贴红挂旗,黄旗人在门上贴黄挂旗,蓝旗人在门上贴蓝挂旗,白旗人在门上贴白挂旗,挂旗就贴在春联横批的下面),刻得也不差。刻图章是很讲究的,如书法国画一样有历史渊源,讲流派,讲字体和布局,我对此一巧不通,不敢乱言,更无法分辨出个好坏来,只是,看到父亲在完成自己的书画作品后,取出印章,盖上红印,那黑与红的对比让人觉得很舒服,有点画龙点睛的意思。

 现在家中的小狗吉利一个月大的时候,父亲就动手用纸盒箱做了个狗窝,上面有个尖尖的顶,刷上艳丽的油漆,弄得象欧式建筑。几年前刚到厦门时,父亲用别人丢掉的废木料和板材,用铁锯和锤子,做了书架、小桌子、椅子、小茶几等等,母亲说他一天天的就在楼下的储物间里,又拉又钉,终于一样样的完成了。由于没有专业工具,这些东西看上去有点粗糙,但结实又实用,去年上半年搬新家时,父亲还执意要带着,说毕竟花了自己不少的心血,后来看到家里的东西实在太多,一部车竟没装下,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都留在了以前的房子里,留给了房子的新主人。成语说心灵手巧,照此话讲父亲一定是个心灵的人。

(五)结语

 把父亲的这些爱好写出来,我发现了它们的共同之处:所有的爱好都是父亲自己专研的,从没跟某个人学习过。父亲凭着自己的爱好在做事情,并且做得都不错(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这种潜质和能力很大一部分是先天的,与生俱来的,让我自叹不如,并在不知不觉之中心生敬畏。

 近几年来,随着年龄增长,我越来越发觉爱好的重要性,在那些自认为无聊的日子里,能够去做一些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实在是一种幸福!幸好,以上各方面都不如父亲的我,喜欢上了用文字来梳理心情。这个爱好讲来很简单,只需将很多熟识的文字以不同的方式组合起来就可以了,没有任何的压力,目的就是清楚地表达自己,把自己认为可爱的可恨的可悲的可喜的事情都记录下来,当作是对过往岁月的纪念吧。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