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当所有的过往都慢慢沉淀,心里还有没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净土? 欢迎光临绿竹的博客

 
 
 

日志

 
 

[原创]悼念史铁生先生  

2011-02-06 22:54:36|  分类: 情感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悼念史铁生先生 - 绿竹 - 太阳以西,国境以南

得知史铁生先生去世的消息应该是在2011年1月1日中午12点的午间新闻,因为印象中史先生没那么老,所以特别关注了一下,果然逝世时还未满60周岁。

我只是史先生的一名普普通通的读者,与先生毫无交情,也素未谋面,我曾奢望能有这样的机会,但也只是自己在心里偶尔想一想,没什么实际行动,写这短短的文字只想说出他对我的一些影响,而这种影响是不知不觉潜移默化的。

《我与地坛》一文我读过几遍,每一次读都有新收获,对人生对亲情对景物的描写都至真至诚,对生命的感悟是透彻的深远的,富有哲理,发人深思,后来,我在想,是不是因为青年时突如期来的残疾,让他对生与死的问题想得更多,悟得更透呢?而对于一个健全的人,这样的问题常常被忽视,或是不敢正视,进而缺乏深刻的认识。此外,每当我独自在山中缓行的时候,抬起头,看到风拂过树梢,脑海里就会浮现文中的一句话:“睁开眼睛,看见风正从树林里穿过。”我会想,风究竟是如何从林里穿过的?举这个例子,我想说,是在看过他的文章之后,我开始思考一些以前没有思考或说是思考不够深入细致的问题,从这点上来讲,他应该是我的一位良师吧。

此外,我也读了史先生的一些文章,《合欢树》、《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原罪宿命》《老屋小记》等等,因我这个人最怕读长篇小说,所以他的长篇小说我未曾读过。在我的日记本里,记着《原罪宿命》中的这样一小段话:“磨声一停,拉磨的驴便申冤似的喊一顿,然后磨声又起,直到天要黑时,磨才彻底停了,驴再叫喊一回,疲惫舒缓,悠悠长长的贯穿整条苍茫了的小街,在沿途老墙上碰落灰土,是月亮将出的先声。”写得多美!

 

前几日,在图书馆中看到史先生著的《写作的事》一书,就借回来看,这其中收录的几篇文章很久以前我有看过,有一些印象。在《随笔十三》中有这样一段:“所以,我希望“职业作家”是暂时现象。我希望未来的写作是所有人的一期假日,原不必弄那么多技巧,几十亿种自由坦荡的声音是无论什么技巧也无法比拟的真实深刻新鲜。我希望写作是一块梦境般自由的时间,有限的技巧在那儿死去,无限的心思从那儿流露无限的欣赏角度在那儿生长。当然当然,良辰一过我们还得及时醒来,去种地,去打铁,上下班的路上要遵守交通规则。”这不正是我所追求的写作吗?用文字来表达真实深刻的自已,真正在写作中体会轻松和欢愉,而不是辛苦创作后的头痛眼花,不是为吸引大众眼球而刻意的炫耀卖弄,更不是为了金钱而空洞得毫无内容,写作即是快乐,这样多好,倘若写作真的能够如此,那将是多么幸福美好的事呀。

 

我认为,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阅读的目的是为了愉悦放松心情,但更重要的是找寻自己,只是,彻底地认识自已不是件容易的事,不仅要有时间和精力,更需要睿智和勇气,时间和精力是前提,睿智是洞悉自己认清自己的必要条件,之后,要拿出勇气来有所改变,那是付之于行动的改变,改变的可能是一个习惯,一种思维方式,一种处事态度,但必须要改变,没有改变,前面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对于现实中的自我不会产生任何影响,而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改变自我,让其向好的一面发展,不要让生活留下太多的遗憾。在史先生的文章中,我看到了可为已用的睿智,同时,他还给我们指明了一个方向,让我们不至于迷路,但在这条路上走多长走多远,那就是个人的事了。

再次声明,我对史先生的文章只是粗略地阅读过而已,上述评论仅代表我的个人观点,说错的地方,还望看过文章的人见谅。

愿先生在地下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