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当所有的过往都慢慢沉淀,心里还有没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净土? 欢迎光临绿竹的博客

 
 
 

日志

 
 

<原创>那几只狗  

2010-07-03 18:25:55|  分类: 童年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那几只狗 - 绿竹 - 太阳以西,国境以南

  在大多数人的心里,或许都珍藏着与喜爱动物之间的故事吧,而且,很多故事还是满感人的,这一点可以在电影或是新闻报道上找到证据。

 在我的记忆中,就有这样几只狗,每每想到它们时,它们的形象立刻会浮现在脑海中:尾巴不停地摇着,大大的眼睛紧盯着我。

(一)

  相识的第一只狗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它并不是我家养的,是邻居家的。我小时候的东北林区,房子多为平房,一幢幢的,一幢住着六七户人家,都是一墙相隔,每家都有自家的前后院落,院子里种菜、养家禽,房屋的面积虽只有二三十平米,但前后院却不小,我的印象里,并不感觉拥挤。狗窝就在邻居家前院的房檐下,是木板钉的,出入是一个约有40X30CM的空门,窝里放些干草,无论盛夏还是严冬,晴朗或阴雨,都乖乖地住在里面。

  那只狗名叫海龙,是只母花狗,金黄、白、黑色相间,白色较多,看起来很干净。应该说我与这要狗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它毕竟是留在我记忆中的第一只狗,如同第一篇文学作品称为处女作,第一片开恳的田地称为处女地,等等,也许可以称海龙为我的处女狗吧,呵呵。

  留在我脑海中的其实只剩下几个不同的场景:傍晚黄昏时分,我和它在河坝上肆无忌惮地奔跑着,我大声地喊叫着,它则紧紧地跟在身边,红如火焰般的火烧云正装点着天空;它的几只刚生不久的狗宝宝被人一次全部偷走,它哀怨地趴在窝边,目光呆滞;在外面吃了有毒的东西,口吐白沫,侧躺在墙边,我们正努力扒开它的嘴,向里注肥皂水,给它洗胃,那一次虽挽救了它的生命,但是没过几天,它又中了毒,很快就死去了。

  对海龙的记忆只有上述可怜的一点点。

(二)

  第二只狗没有名字,是我家在我上中学时期养的,是条大笨狗,身子是黑色的,肚子和四肢是淡黄色,尾巴是白色的,最大的特点是眼睛上面的两条白眉毛,看起来很有神。它的耳朵特灵,每次父亲骑自行车下班,还没到前院的大门,它在后院就开始叫起来,家里的其它人回来它都不会叫,所以,在下班时间,它一叫我们就知道是父亲要回来了。屋子里切肉时,它也会狂叫,这时,家人就把肉皮都切下来喂它,向空中一扔,它就高高跃起,一吞而进,对肉皮它是情有独钟的。还有一件事,父母经常提起:有一次,母亲生病了,父亲要陪母亲到哈尔滨看病,而我和姐姐那时都住校不回家,家中只留一条狗看家,父母一走就是一周,一周后回来,发现狗盆里的食已经馊了,一点也没少,它一周都未进食,静静地侧躺着,已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父母赶紧喂它平时最爱吃的肉、香肠,放在它嘴边时,它只是嗅嗅,并没有吃,这可愁坏了父母,最后,抱着试试的态度,父亲将苹果放在它嘴边,它闻一闻,竟张开嘴吃了起来,就这样,一个苹果救了它的一条狗命。后来,父母将狗送给大舅家的三哥,听说他嫌狗太能吃,没养几天,就把它拉进餐厅,换来了两百元,我甚至我不敢想象它被杀时的情景,一想就心痛,这个浑蛋三哥,父母怎么想到送给他呢。

  让我感到一点点欣慰的是,我和它留下了一组照片,那是高中寒假中的一天,天空格外的晴朗,我们全家牵着狗,到南山边野外雪地去照相,其中有一张照片,我身穿黑色的呢子大衣,头戴棉帽,半蹲着,狗在我前面,我的笑容十分灿烂。

(三)

  第三只狗,也是我要说的最后一只,叫吉利,是一条杂种的京吧狗。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寒假去女友家,她家的京吧狗产仔三周,几只小狗仔儿个个活蹦乱跳,其中有一条小狗跟我关系最好,一看到我就扑上来欢迎,女友的母亲说,平日里这条狗性格最特,不合群,经常自己玩,既然跟你这么有缘,就送给你吧,就这样,我用一个小纸箱,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将它运到家,那时它可以能放在手掌上玩,就只有手掌那么大,到现在已有11个年头了,已经是一条老狗。发生在吉利身上的事情太多了,需要找一个时间以专题的形式写出来,当然,那需要父母参与才能完成。父母对吉利的感情是深厚的(这一点我甚至会有点嫉妒),因为毕业后的几年我到厦门工作,一直没回家,吉利自然而然地成了家里的宝贝儿了。三年前,我将父母接到厦门,吉利放在老家的大姑家里,没过多久,父亲偷偷地回老家一趟去接吉利,可到了哈尔滨因为在机场买不到飞机上专门运狗的箱子,竟没运回来,为了不误飞机,父亲没办法,将吉利临时托咐给机场的一位地勤人员,终于在几天之后,那个地勤人员在收到父亲给他寄去的五百元后,将吉利托运到厦门,父亲后来还专门给哈尔滨机场写了一封表扬信,吉利总算到了厦门,父母也了却了一桩心事,单单从这件事来看,就知道吉利与父母的感情之深了。日常生活里,吉利更只父母的宝贝儿,爱吃鸭肉煮鸭肉,爱吃牛肉炖牛肉,早晚定时出外溜弯,风雨不误,上楼不想走就抱着上来,隔几天就要洗澡,天天如是打扫满地的狗毛,等等。但是,吉利还是在变老,叫它时反应已不再灵敏,年轻时爱啃的骨头如今只是闻闻舔舔,走急路和睡觉时会有很重的鼾声,甚至自己在走路时都会踤跤,看来,世间的一切生物都逃脱不了衰老的命运,我已经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我要和父母为吉利安葬了,我所担心的是父母那时的心境。

  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吉利至今都没找异性结伴,没把它优秀的基因流传下来,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因为吉利已经太老了,再找也迟了。

 

  记得一位同事曾对我说,狗还是不养的好,因为狗终究会死,你必须要面对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心情会很难过的,但我想,难过也只是一种正常的心理感受过程,尽管这个过程并不愉快,但它仍是人生情感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少了它,人生难免会有些遗憾。只要我们以一种平常心来看待这一切,体会相处时的快乐,感受分离时的悲伤,足矣,足矣。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应该如此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