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当所有的过往都慢慢沉淀,心里还有没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净土? 欢迎光临绿竹的博客

 
 
 

日志

 
 

<原创>摆地摊儿的人们  

2009-12-05 18:03:19|  分类: 哲思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厦门这个城市里,摆地摊儿的人实在是多,远的不说,就我家小区附近来说,其数量也是难能数清,所卖商品的类别也不少,主要涉及日常用品和食品,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倒也不是件坏事,因为它方便、快捷、便宜,但对于周围租店面的商家来说却是大大的坏事,很多的生意都被这些不上税的地摊儿抢走了,赚不到钱,还要按时足额交租金,店主不免会心生怒火。前段时间,就听说湖里步行街的商家联合起来,声明要城管部门严管违规乱摆的地摊儿,后来居然把路都堵掉了,当然,我只是听说,没有具体去考证,也未曾亲眼所见,但这些地摊儿行为严重损害了正常商家利益,这是不言而喻的。

    我不是商家,这些利益问题与我毫无关系。

    平时来来回回进出小区,几年下来,对这些地摊儿早已司空见惯,很多摆地摊儿的人已经很是熟识了。

    还是从年长者说起吧。

    有一位六十岁上下的老太太,花白的头发,体态略显臃肿,脸形很富态,我见到她时她几乎都是坐在那把有些破坏的折叠木凳上,身前是个一米多长的竹扁担,扁担两头是翘起的,两边用麻绳各系着一个大而浅的竹筐,筐里放的东西不多:几小捆青菜,几块生姜,几串米蕉,一小堆青葱,几个芋头,等等,菜不多,质量也不太好,所以,买她菜的人不多。还有一位老太太应该提一下,北方人,身系白围裙,头戴白帽子,用一个大大的铁皮筒来做烤饼,饼不大,是发面的,直径不足十厘米,薄薄的,硬硬的,咬在嘴里很脆,有浓浓的面香味。提及她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她爱赌六合彩,若是连续的几日她都没出来,那定是六合彩中了奖,若这几日总在,那定是输了钱,听小区里的人说,她女儿为这事经常和她吵架,劝她不要赌,但她戒不掉,说输了钱不怕,还能赚回来。一个固执的老太太。

    说说一个女孩子吧。

    有一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女孩子,高一米六左右,很苗条,四肢匀称,经常一身黑色装束:深棕色短衣短裙,里面是浅色的休闲衬衫,下面是黑色丝袜,棕色短靴,皮肤白皙,五官很秀气,最大的特点是下巴正中有颗黑痣,总体而言,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标准,称之为主流美女有一点儿过,但也称得上是主流女生了。她主要卖一些漂亮的小灯具和饰物,比如,Kitty猫的夜灯,又如,细高的小玻璃杯里装着小灯,一吹气,灯就灭,一摇晃,灯又亮起来,挺好玩的,总之,是这那些或是颜色艳丽或是小而乖巧的饰品。认识她,是因为她白天就在我家楼下一个调味品公司上班,主要是清点进出的货物,比较轻松,晚上没事儿就出来摆摊儿,少的时候赚十几钱,多的时候几十块,不累不脏,满不错,当然,赚多少钱是她自己说的,不累不脏是我认为的,因为我看不到她有什么苦恼的时候,说话很轻松,做事也认真,虽然辛苦却自食其力,我个人很佩服她,在这个买一套化妆品要上千块、做个新发型要几百元的金钱至上的时代里,这样一个即秀气又吃苦耐劳的女孩子是不多见的。

    说说两对夫妻吧。

    两对夫妻有共同特点:在推车上做小吃,一对是做满街常见的“串串香”,一对是做麻辣烫。串串香的夫妻是妻子接待顾客,选料打包,男的收钱,麻辣烫的夫妻正相反,男的又煮又煎,妻子收钱。前者我没吃过,后者做的还不错,我经常吃。入口的食物,卫生最重要,尤其是这种路边的小摊儿。麻辣烫的肉串、鱼丸都是买的成品,质量不错,小夫妻也和我住在同一个小区,一来二去的,都很熟悉,对他们我是信得过的。我若是晚饭吃的少,到八九点钟出来走的时候,就在他们摊位找空桌椅坐下,点些鸡软骨串、鱿鱼串、鱼丸串,这几样做的比较拿手,咸淡适合,口感好,另外,要些鸭血、海带,据说这两样可以清理胃肠,所以几乎每次都要,当然还要有啤酒。吹着晚风,吃着串,喝着啤酒,看着过往的人群,很是惬意,也难怪我会不知不觉的胖起来。

    提到喝酒,有一个卖海鲜(海鱼和蟹)的人必须要提。中年男性,相貌平平,偶尔才会出现。他吃饭时也会点几样麻辣烫,然后拿出自己随身带的雪碧瓶,倒在塑料杯中喝,开始我以为是水,后来看他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才知道是白酒,看他享受的表情,料定此人定嗜酒如命,且为海量,不然,谁敢用雪碧瓶带白酒呢?!

    另外,经常出摊的还有几位印象比较深的。有一个中年女性,三十岁左右,皮肤稍黑,长的还算端正,卖各种女式拎包和背包,样式比较多,生意不错,她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我曾看到几次,胸前戴着红邻巾,很乖巧地在她摊儿旁的小桌子上做作业,但我从没见过孩子的父亲。有一个又瘦又高的中年男人,四十岁左右,平头,脸上很多的粉刺,卖孩子用的小桌椅,简易的折叠床,休闲椅,等等,摊位占地比较大,爱抽烟,爱开玩笑,经常看到和邻近摊位的人打闹说笑。有一个卖头饰的妇女,年过三十,体态丰满,长相平平,爱蹲在地上吃东西或是和旁边的人闲聊,上衣又短,从后面看,会露出一大截白花花的肉,让人感觉不大舒服。有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子,脸黑瘦,稚气未消,双眼透着精干,自己一个人摆了很长的一个摊位,上面放着很多小孩子穿的纯棉衣裤,有薄有厚,都是10-15元一件,生意也还可以,但他只在这里出现过几次,后来就再没见过,应该是去别的地方卖了吧。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他太小了,本应该是上学的年纪,当然,我认为他这样自己出来做事也是一种锻炼,希望他以后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生意人。

    还有卖土笋冻的,卖泡辣鸭爪的,卖水果的,卖围巾的,卖假冒休闲名牌服装的,卖臭豆腐的,卖碟片的,卖拖布的,等等,不胜枚举,占据着道路的两旁,人多时,机动车不得不放慢速度,按喇叭明示,对于司机而言着实是一种无耐。

    因为有这些摆地摊儿的人,我在夜晚的街上闲逛并不寂寞,耐心地看着他们的各种神态,听着声调各异的吆喝声,感受着生活的充实,活着的美好,即便是原本糟糕的心情也会慢慢温热起来,象是午后在阳光下懒懒地晒太阳。

    我甚至会想,什么时候,我也要去进一批货来,自己站在路边,吆喝着卖,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样的心境。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