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当所有的过往都慢慢沉淀,心里还有没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净土? 欢迎光临绿竹的博客

 
 
 

日志

 
 

记忆中的雨  

2009-01-31 16:58:12|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冬天,厦门只下了廖廖几场雨,新年伊始,细雨不约而至,带来了一份意外的惊喜,我是喜欢雨的,毕竟天天如是的晴空万里会让人生出倦意。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整整一夜,还不肯做罢,第二天早上8点多我下夜班时仍未停歇。雨很小,飘飘洒洒,有些漫不经心,有些细小的雨滴甚至在空中轻飞乱舞。雨滴落在身上头发上后,只停留在表面,白白的,小小的,很是精致。走路时溅起的雨滴将鞋和裤子淋湿,让人感到有些不舒服。医院门口的公交车站人很少,表情淡漠,看不出新年的喜悦。街上的车却不少,大大小小,快快慢慢,行驶快速的车身后被荡起一米多的高的雨雾,象喷气式飞机一般,转眼消失在白白的雨雾中,远处的青山和高楼都被这种雨雾笼罩,变得漂渺朦胧。

    思绪就这样被轻轻打开,柔柔的细雨淋湿了记忆,让记忆中那些以往不曾留意的浅浅的痕迹忽然变得清晰起来。

    关于雨记忆少得可怜,但不知什么原因,几乎都与家乡的那条小河有关。记得有一次,我正在河坝边玩得起劲,天忽然下起雨来,头顶的一片乌云将大地分为下雨和不下雨两块不同的天地,我正处于两片天地的交界处,而雨滴正快速向我这边飘移行进,我拔腿狂奔,与大雨展开速度较量,最终我大获全胜,将它抛在身后,率先跑到了邻家的屋檐下,接着附近的一切都被收入到大雨中,我的身上却未淋湿。这是我唯一一次与雨赛跑的经历,我想,很少人会有这样的经历吧,只有顽皮淘气的童年时代才会有这样的心思,这种机会也真是难得。

    儿时,奶奶在小河的对岸有一块田地,每次耕种都要趟过小河,奶奶那时年纪在六十岁左右,因患有地方性大骨节病,加上身体偏胖,走路比较慢缓,趟过湍流的小河显得有些吃力,那深一脚浅一脚趟河的情景,至今仍深深地刻在脑海中。我的父母是不同意她种这块田地的,可奶奶劳作了一倍子,闲不下来,并没有听父母的劝说,依然固执地年复一年地劳作着。有一次,奶奶到田地锄草带上了我,我不会做农活,所以,我就带上装着捕鱼瓶子的筐随奶奶一同去了田地,奶奶做农活,我在附近的小河边捕鱼。趟过膝盖深的小河,再走一小段路程,就到了那片田地。田地不大,地里长着并不茂盛的豆角秧,因为豆角秧苗要攀爬,都需用高高的柳条架起,所以印象很深刻,此外,好象还有几垅土豆吧。过了一会儿,天下起了雨,而且越来越大,我把捕到的鱼和鱼具都收进筐里,听到了奶奶在身后大声叫我的乳名,我回头看的时候,正好看到奶奶在湿滑的泥地上摔了一跤,我赶紧跑过去搀扶她,早已经忘记了她身上到底有没有粘着的污泥,也忘记她说了什么话,只清楚记得当时我那种焦急又难过的心情。大雨中,一老一少,少的手里拎着筐,老的拿着锄头,在泥泞的土地上搀扶着行走,又要趟过湍急的小河,那种情景足以让不到十岁的我震撼和铭记了。

    想到大雨,不得不说一说洪水。大雨连下数日,小河就会发洪水,尽管记忆中洪水从未越过河坝,但河对岸大片大片的庄稼都被洪水无情带走,北方不象南方,南方洪水过后田地还可以再种,而北方天冷,一年只能种一茬的庄稼,可以说,对农民来讲,发洪水的一年是颗粒无收,损失惨重呀。洪水带来的还有恐慌,因为不知道洪水会不会再大,能不能淹过河坝。记忆中,我家隔壁的邻居牛大娘,就在一次大洪水时为五个孩子每人都准备了一个包,里面放着干粮和衣服,叮嘱他们,万一洪水来了,背上包自己照顾自己,现在想想心里有点酸酸的。但是,对于我这样的不谙世事的小孩子来说,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甚至还会有些乐趣在其中。洪水会冲来很多东西:工厂里的木材,鱼塘里的大鱼,溺水而亡的家禽,想到的想不到的,有趣的可怕的,经常会跳出你的想象之外。这个时候,尽管雨还在下,总有一些勇敢者,坐在汽车轮胎做成的小船上,到河中去捞木材,要在急流中将那些粗粗长长的木材拖到岸边绝非易事,好一阵的较量之后,当然是勇敢者取胜,虽然木材并不属于他,但他毕竟是通过努力得到的,也没有什么人对此提出异议。捕鱼的人却不敢下河,都是站在岸边,用长长的木棍系着半月形的钢丝网筐,在岸边用网筐来捕鱼,这方法很有效,我就亲眼看到捕到过一斤多重的大鱼,我叫不出鱼的名字,但这样大的鱼在不涨洪水时,小河里是绝对没有的。至于被水冲来的死家禽是没人要打捞的,甚至连看到都觉得晦气,恨不得躲得远远的,象要躲避瘟疫一样。这时,河坝上总会站着很多人,有的观望,有的相互低语,有的眉头紧锁,有的表情木讷,他们的心情是复杂的,感叹,愤恨,焦虑,恐慌,无助,……

    一样的天空,一样的雨,却落在不同的时空,雨中的那个莽撞少年如今已步入而立之年,不由得感慨岁月的变迁,逝者如斯的叹息,无耐之下,只好敲打键盘,用文字重新拾起那段金子般的岁月,让记忆中那些一段段的瞬间定格,进而变为永恒。

记忆中的雨 - 绿竹 - 太 阳 以 西  , 国 境 以 南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