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当所有的过往都慢慢沉淀,心里还有没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净土? 欢迎光临绿竹的博客

 
 
 

日志

 
 

漫谈“失眠”  

2009-01-19 21:57:23|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眠”这个词通俗易懂,并不深奥,但对于我来说,它却是一个沉重的词,因为我是尝足了它的苦头,它象是影子一样紧跟随我,让我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甚至是心惊胆战。

    没听过哪个高人将失眠准确分度的,还是让我不自量力来试一下,将其分轻、中、重三度,轻度当然是失眠程度情况比较轻,睡眠时间有点短,但不至于睡不着,更不至于影响正常生活,而重度相当于是通宵彻夜不眠,精神恍惚,萎靡不振,而介于两者之间则为中度,姑且就这样粗略的分一下吧。我属于轻中度不等,时好时坏,分阶段性的,每个阶段没有什么明显征兆和过渡。

    失眠的原因多种多样,很难一句两句说清楚。有时是发生了什么或喜或忧或是无法遇料的事,如工作中遇到了麻烦病例想不通,论文写一半后思路不清,和别人吵嘴,想到自己的将来,想到孝顺父母,等等,林林总总,不胜枚举。但是,在大多的时候,也说不出来什么具体缘由,每日都是平平淡淡的过活,出不来什么大的波折与变故,更不会有那些古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那些无痛呻吟的所谓愁来,真的是说不清,道不明。归根结底,不得不转移到我这个人的性格上来,自己的性格不温不火,不急不躁,自己的总结是思想上已经提前步入老年阶段,性格中原本的那种拼劲都被几年来平淡的工作消耗得所剩无几,如同被河水冲刷过的石头,找不出棱角,而冥冥之中,又感觉自己不应该这样子平庸活着,是在浪费青春,浪费生命,两者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张无形大网,任凭你苦苦挣扎都是徒劳。

    失眠的过程是一种煎熬。内心是焦急万分,可就是毫无睡意,一次又一次地在心中默念:“太晚了,明天还上班,快点睡吧”,仍收效不大。即使是处于混沌状态,有时也会一下子又突然清醒,象是一个冷颤,将睡意又全都赶走,什么数数字,什么数绵羊,类似能想到的办法都试过了,都不能解决问题,辗转反侧唉声叹气之中,数小时的时间已过,而这数小时真的有度日如年的感受呀。最怕的是在凌晨三点之前醒来,每每此时,我都会很沮丧,一种说不出来的无法形容的沮丧与失望,若是在五点以后,我会有些安慰,证明我在醒来之前已经有了一段较充足的睡眠时间,甚至会有一种窃喜,好似占了一个大便宜。煎熬承受不住时,我就穿衣起床,看电视,到楼顶看星空,或是拿出日记本来伴着钟表的滴哒声写写当时的心情,一二个小时以后再到床上试试,那时再入睡,多是做一些让人着急不着边界的梦,做数学题,被老师提问回答问题,被人追着跑,等等,让人很是不爽,可毕竟还能够再次入眠,失眠总不至于通宵达旦。

    失眠的结果是众所周知的。精神不振头昏脑胀是小事,耽误了工作是大事,不小心失误几次,注定会被铺天盖地痛批一顿,你可以明确的理直气壮的说:我昨天晚上失眠了。但对于上司来说,这个借口好象远远不够充分,往往会弄巧成拙,落个推卸责任、狡辩之嫌。

    记得几年前读医学英语时,有一篇英文写轻度躁狂症的病人就是睡眠时间少,但是精力旺盛体能充沛,这样的人一晚上只需睡四五个小时就足够,做起事来生龙活虎,毫不影响,所以,这样的人更容易成功,获得出众的成就。我是真的希望自己是这种轻度躁狂症的病人呀,失眠时就起来工作,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怎么都会有所作为的,而且又不会有疲劳感,多好,可我会疲劳,会头痛,会有睡眠不足的各种表现,注定我不是这种容易成功的躁狂病人,只是一个受到失眠困扰的普通人,以前、现在、将来都会被其所困,如同身陷囹圄,无法自拔,更不知这种痛苦要受到什么时候,只是,内心中总有一些这样或是那样的希望——希望慢慢会好,希望失眠中会有所觉悟,希望同我一样失眠的人会越来越少******

漫谈“失眠” - 绿竹 - 太 阳 以 西  , 国 境 以 南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